彧木

【喻魏】无痒七年•两行情诗

***

【魏琛离开蓝雨那天晚上,喻文州并没有出现在送别的饭局上。】

【当然也不会有人在意,幽黑空荡的练习室里,传出的那一阵阵疯狂敲击键盘的声音。】

****

证候来时,正是何时?

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徐再思《折桂令》

***

【忧思难免回忆,如果每一次都输掉,还会不会是现在这般格局?】

【只有一方失败才能证明的感情?少年轻轻笑着,摇了摇头。】

****

〖手中的啤酒罐画出一道干涩的曲线后,落在了湿漉漉的水泥地上,滚出老远。〗

〖什么都没有了,再也没有了,从今天开始,魏琛的全部都被那个叫喻文州的人剥夺了。〗

***

【接过蓝雨队长大旗的那个晚上,成为索克萨尔操作者的那个晚上,少年久久凝视着联系人列表,却迟迟没有按下那个号码。】

【终于追到了你曾经的高度,但是,现在的我,还有资格再与你相遇吗?】

****

天不老,情难绝。

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张先《千秋岁》

***

〖关上蓝雨第三代队长上任的新闻网页,青年狠狠地吸了一口烟。〗

〖总有一天会要你服气的,臭小子。〗

****

【“哦?少天和叶神表白成功了?再加上冠军,双喜临门啊。”青年看着面前因为害羞而炸毛的人,温柔地笑了起来。】

【可是自己心里的那个人,他在哪里,在干什么。他有在看着我么?】

***

〖接受了叶修的邀请,以兴欣队员的身份重返赛场。〗

〖臭小子你看到了吗?这是我对你发出的战书。七年前失去的,现在通通都要夺回来!〗

****

〖“明天对蓝雨,老夫是不会手下留情的。你给我记好了,对理想的不懈渴望,才是操作索克萨尔的终极。”〗

【“铭记在心。”青年笑着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人——这个无数次梦见的瞬间终于实现。】

***

当我跨过沉沦的一切向着永恒开战的时候

你是我的军旗

——王小波

****

〖“服气不服气?”〗

【“一直很服气的。”】

***

【“魏队,我们有很多年没好好说过话了。”青年看着坐在自己对面那个刚刚拿到冠军的人,依旧微笑满面。】

〖“是吗?哈哈哈,多少年,七年吗?”魏琛也笑了,“臭小子你不行啦,连时间都记不住,怎么向我挑战?”〗

****

【七年之间,每日每日,想的都是如何堂堂正正地让你认可我。我为此而努力。】

〖七年之间,每夜每夜,想的都是如何轰轰烈烈地让你信服我。我为此而努力。〗

***

你默默微笑着不对我说一句话

但我感觉为了这个我已期待了很久

——泰戈尔

****


========================================

喻文州生日快乐!\(^o^)/~荣耀第一苏么么哒!

赶上最后的时间,900字脑洞聊表敬意。

顺便里面夹带了一点叶黄(*´艸`*)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