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木

额,不知道这边还有没有人在等填坑_(:3」∠)_

RT

我觉得应该没啥人在等坑了,不过还是说一下。

我去年年底去某网络平台做漫画策划编辑了,我们公司今年挺拼的,所以全公司都非常忙,当然我也不能掉队啦,不然对不起公司对不起作者更对不起自己233333333

所以目前的坑应该短时间之内都填不上了,如果将来能有机会,我会回来填坑的,现在不好保证,总之所有都以工作为主。

希望能在还能任性的时候,放手去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

以及中国的漫画将来一定会好的,算是打个广告吧,希望大家能多支持国漫。

谢谢还能看到这些文字的你们~么么哒!

对不起……大白太可爱了实在忍不住了就算三分钟也好让我摸个鱼!招财猫paro~ !大家去看超能陆战队啊超好看一边笑一边哭!看完所有人都好想要一只真的大白!!


【叶黄】忙(上)

OOC×3,作×3,虐×3

现架,BE(?),本次更新没有,但是下次有H

=======================================


叶修今天特别忙。

 

或者说从三年前的那件事之后,叶修就一直有意无意地沉浸于工作之中。

他需要让自己忙起来,白天黑夜,无时无刻不思考着公司的事情。今天上午安排这个歌手去赶通告,下午和那个电视台的老总打高尔夫,晚上陪苏沐橙去参加慈善晚宴,就连回到家把连名字都记不清的床伴压在身下的时候都在想着哪个知名的签约作曲家要过生日了需要安排生日会……如此种种,事无巨细。因为这样他就没有时间——哪怕是一秒两秒的空子——可以腾出来用于想到黄少天。

 

陈果跟苏沐橙私下吐槽过叶修好多次,说怎么大老爷们儿失恋之后也是这副报复社会的嘴脸,不但自己不消停还连带着其他人一起遭殃。

据不完全统计,从叶修和黄少天分手开始算,公司在一个月内大概有二十多位员工就像过电影一样来了又去。其实当时公司刚起步,陈果一个劲跟叶修说您的营盘还不是铁打的呢别让兵跟水一样地流。叶修也笑了,不以为然地继续把不符合他几近变态要求的员工开掉。每次辞退员工的时候,他都会说,我要你有什么用。

我要你有什么用。这也是黄少天留给叶修的最后一句话,说完了人家愤怒地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云彩没带走,都积在听话人那边了。突破极限疯狂酗了三天酒,叶修头顶的乌云终于坚持不住,猫狗齐下地跟窗外夏夜的冰雹一起肆意挥洒,乒乒乓乓地砸了个结实。

第二天清晨,叶修看着镜子里收拾一新的自己——好了,脑子里的水都排干净了,人也从一口倒练成了千杯不醉,该好好开始新生活了。于是他打开电话电脑,开始处理堆积如山的事情,并且刻意忽视了今年这个疯狂的八月已经过到了第十个日子。

 

这一天比前几天都要炎热,这一天叶修变成了一个不管不顾的工作狂魔。

 

把嚼了半天的口香糖吐掉,叶修拍拍在副驾驶坐着的方锐的肩,要来了等下要签署的合同最后一遍细细翻看。直到看得有些眩晕,车子才缓缓停下来,叶修迫不及待地开门下车汲取新鲜空气,几个深呼吸之后,凛冽的寒风充盈了整个肺部,冷空气直窜大脑,这时青年才看清自己站的地方是哪里。

蓝雨酒店。

由黄少天的外祖父一手建立的蓝雨集团旗下最具口碑的一处产业,专门为娱乐业人士提供服务。原本是黄少天的母亲留给他的遗产并由他管理,但是两年前因为外人不知道的原因家族将酒店转交给了黄少天的表兄喻文州。有人说是黄少天在账目上做手脚所以被家族排斥了,有人说是黄少天贪心不满妄图一口吃下整个集团,还有人说毕竟是外姓人啊还是要防着。总之吧,无论怎样的传言叶修都听说过,只是他完全没往心里去而已。毕竟他是亲口下令今后绝对不跟蓝雨酒店有任何来往的那个人。

见到老板脸色不悦,方锐急忙上前解释,因为他们常去的嘉世酒店近期内部装修,其他唯一能满足兴欣需求的轮回酒店又客满,迫于时间压力,新来的小秘书只得选了蓝雨。叶修思考了一下,跟方锐说那个小秘书让他下午就走吧,这么点事情都办不好我要他有什么用。

方锐心说妈蛋这都是这个月第三个秘书了你以为员工那么好招啊。本来最近半年叶修都没再主动开过人,大家都以为他“改邪归正”了,可自从上个月叶修非常满意的那个秘书提出要辞职回家相夫教子的请求后,叶大魔王就又一次爆炸了,换人的速度根本是以上下午来计算。

腹诽归腹诽,上午的签约还是要正常进行。方锐只好跟着表面上看着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的叶修走进了早已安排好的贵宾休息室,为等下的仪式做准备。

 

不知道是不是周围散发出了淡淡的却又有点熟悉的香气的缘故,坐在柔软沙发内的叶修突然有了昏昏欲睡的感觉。于是他起身准备走出休息室洗把脸清醒一下,刚拉开大门,就觉得那股香味越来越浓,越来越浓,浓到唤醒了他尘封了三年的记忆。

说唤醒记忆也不对,其实叶修不是凭自己想起来的,而是因为此刻那个香味的主人就站在门的外面,并且跟老朋友一样和叶修即将签约的合作伙伴亲切握手、友好交谈。

 

是黄少天。

 

站在叶修后面的方锐内心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要不要在黄少天还没冲过来打人之前先报警呢?想当年这位小爷爷在荣耀学院里也是数得上号的,尤其是那一肚子鬼魅莫测的点子和审时度势的眼光让他得了个机会主义者的称谓,要不是因为这位小爷总是在争取名次上差我们老板半步,估计当年俩人也不能较劲到滚了床啊不对撕破了脸。等下要不要扔个香蕉皮什么的让他摔个跟头然后让老板快走避免战斗升级……

就在以猥琐之心度少天之腹的方锐还在偷偷算计的时候,黄少天那边似乎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他先是微微一愣,然后很有礼貌地与对方道别,接着扭头便走。

方锐刚说舒一口气呢,就见叶修蹭一步跨了上去,横身拦在黄少天面前,缓慢地伸出右手拉住黄少天的,一边摇一边说:“黄先生,来了也不过来打个招呼,你就是这么爱护客户的吗?”

黄少天不怒反笑:“叶先生平时工作繁忙可能对我们这小地方的情况有所不知,我表兄喻文州前些日子接手了这里,我早已不是东家了,好像也就没有资格按您说的做吧。”

“黄先生此话怎讲,您是蓝雨的人,这点不会因为主不主事而改变……还是说蓝雨集团其实已经不需要在乎我们这种小人物了?那看样子是我自作多情。”

叶修正得意地看着黄少天羞赧地摇头,还想说些什么,就见远处有位美丽少女冲这边招手,黄少天看见了急忙把手冲叶修手里抽了出来,掸掸衣服,向叶修和刚刚交谈过的合作伙伴微微欠了欠身,说道:“少天有事先行一步,二位慢聊,预祝你们合作成功。”

 

之后的签约仪式形同过场,叶修完全没有往心里去,他不停地想着黄少天的脸、气味、右手的触感,还有最后挥手的那个少女。这可不符合他不管不顾工作狂的定义,可是谁让打破这个定义的人是当初创造了它的人呢?

解铃还须系铃人对此刻的叶修来说可真是一句讽刺。

 

好不容易熬完了签约仪式,众人举杯寒暄之后纷纷散去,叶修和方锐正向酒店门口行进,忽地看见黄少天的身影出现在了酒店内的温室花园中。

“午饭有预约吗?”叶修看了看时间问道。

“没有。”方锐答。

“你先回去,下午开会之前我肯定回公司。”叶修留下这句话之后,向着黄少天的方向转身而行。


 给我自己跪了万圣节之前的图今天才想起来发!!!_(:3」∠)_……

【叶黄】没有钱 只有你(6)

@叶雨生繁_叶黄活动企划 

梗出处:

30、两个都非常穷非常穷非常穷的叶黄,架空现实向都可以


架空、天然宝石、穷得掉渣,当然是HE

OOC注意


【6】

        距离叶修开始翻阅隔壁那个叫郑轩的青年给他的《宝石圣典》过去了一个半小时,同时距离魏琛风风火火冲进办公区喊人搬箱子刚过去二十分钟,在辛苦核完上周各种销售单据的黄少天发现到了饭点正准备喊叶修去休息室吃饭的此刻,我们的主角却无耻地打着小呼噜,哈喇子流得满桌子都是。

        映入眼帘的场景让黄少天瞬间痛恨自己为什么不是精神病。

        因为精神病杀人不犯法啊我去你大爷的。

 

        在叶修的工位前停顿了三秒,黄少天毅然独自走进了休息室。领好了中午的工作餐,青年端着盘子鼓着腮帮子一屁股坐在了喻文州对面——顺便还把同座的魏琛挤了个趔趄。

        “少天怎么了?”喻文州咽下嘴里的菜,疑惑地看着对面的人。

        “队长!我知道跟领导打同事尤其是新同事的小报告不好,但是……”黄少天咣一下戳透了一个鱼丸,“但是这个叶秋实在是太过分了!!!不但专业知识不虚心学居然还敢上班时间睡觉!刚刚魏老大喊人干活的时候他也没去吧?”黄少天躲过刚坐稳的魏琛向自己射来的恐怖眼神又戳烂了第二个鱼丸,“上班第一天就这个德行以后还混不混了?咱们蓝雨可不养闲人!总之我看他不顺眼,为了避免冲突升级要不我就不带他了,还是等老方回来自己带他吧。”

        “这样啊?”喻文州放下筷子严肃地看着黄少天,“我知道了。等下给他开罚单,连你一起。”

        “啊?!”黄少天吓得把最后一个鱼丸也戳烂了。

        “作为销售部主管,对下属而且还是跨部门的下属这种态度你觉得合适吗?”

        “不是啊,我……”

        “好了不用说了。”喻文州收拾起餐盘来,“作为惩罚,今天晚上就你俩负责接那批货了,让库房的同事放个假。这次你可要好好负起领导责任,如果有什么问题我就找你。”

        目送着幸灾乐祸的魏琛和喻文州一起离开,黄少天痛恨自己不光不是精神病更是不懂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以前在家里做少爷时各种被伺候着,造就了他有啥说啥的性格,心里想什么张嘴就说也不过脑子。现在可好,赔了夫人又折兵!都说虎落平阳被犬欺,黄少天还要更倒霉一些,因为他觉得欺负他的还是只赖皮狗!

        “哼!叶秋你给我等着等着等着。”使劲嚼着被戳得稀烂的鱼丸,黄少天瞪着叶修工位的方向各种咬牙切齿。

 

        先是唰啦唰啦的布料摩擦声,然后是食物的香味,当叶修感觉到头皮刺痛的时候已经晚了。睁开眼,思维和注意力都从沉睡中被粗暴地惊醒,但是积累了一上午的饥饿感最终在一刹那间战胜了想要一把把饭盒掀掉的冲动,叶修快速又小心地把弥散着香味的午餐从头顶拿下来放在桌子上。

        从来G市开始,还没有闻过这么诱人的味道。刚想抬头说声谢谢,扭脸就对上了黄少天的低气压。

        “那个谁,工位上禁止吃东西,要吃就去休息室!然后必须要吃完啊,敢浪费就打死你。”说罢青年一摆头转了个圈就蹿回了自己的座位,对着电脑屏幕嘟囔起来。

        在隐约“哥一笔交易几十万起的能力现在居然还得给人送饭”“上班还敢睡觉打呼,工作对到底算什么啊不想赚钱了吗穷得都住垃圾站了”的抱怨声中,叶修无奈地摇了摇头,端着盒饭走向了休息室。

 

        对着饭盒里一个个圆溜溜软糯糯的鱼丸刚要动筷子,上午才见过的行政许博远突然走了过来,看着他那一脸尴尬的表情,叶修觉得好像要发生什么不太好的事情了。

        “呃……叶秋,这个是你的……”青年递过来一张被撕成一半的A4纸。

        对“为什么只有一半”的好奇被纸上写着的黑字压了下去,叶修惊讶地发现,他来公司第一天居然就吃了一张罚单!

                                                   处罚单

        销售部员工叶秋,因入职首日消极怠工,经总经理室研究决定,特对叶秋进行批评警告,并处罚叶秋于×月×日21:00在公司接收、入库常规货物并不计加班。望引以为戒,永不再犯。

 

                                                                                总经理办公室

                                                                                 ×年×月×日

        偷眼看过来的许博远见叶修脸上并没有呈现“按理说正常人都会有的”异色,不禁叹了口气。一方面觉得没有那么尴尬真是太好了,另一方面觉得这人能在来的第一天就让公司破格转正并且逼得他们的业务Ace黄少天抓心挠肺……大概应该也许就是传说中百年难得一见的……一步天才一步疯子的奇人吧?这种人还是少惹为妙……

        “谢谢小许特地跑一趟,麻烦了。”叶修一句话把许博远飘飞天外的思路拽了回来,青年频频摇头,留下句“那你先忙我不打扰了”就急忙离开了。

        “跟这人说话,怎么感觉犯错的是自己呢?”回想起刚才的场景,才在文件山中坐定的许博远又小小地焦虑起来。

 

        罚单插曲并没有影响叶修的心情,吃饱喝足后返回工位时的青年“一不小心”看见黄少天桌子上放着半张A4纸,被好奇心驱使走得近了些又“一不小心”看见纸上最明显的三个大字——处罚单。

        “哟,被开罚单啦?”黄少天实在是不知道谁给了这人这么大勇气,能让他此刻肆无忌惮地弯着腰瞧着自己的罚单并用差不多全屋都能听到的声音说出这么不要脸的一句话。

        “啊对,是被罚了,不过你应该加个‘也’字吧?罪魁祸首!”不能输他,黄少天在心里提醒自己后嘴巴立刻被大脑控制说出了反击的话。

        “呵呵,你知道?”

        “呵呵呵呵当然。”白眼对着那张看着有点没精打采的脸翻了过去。

        “哦。”叶修安然收下了这个白眼,耸了耸肩转回到自己座位,“那晚上就麻烦你了,在各种事情上都要高人一等的黄少天先生。”

        “你!”黄少天今天第N次腾地站了起来,怒视前方。

        “息怒息怒。”叶修从显示器后面站起身,贴近黄少天的耳朵,用只有他们俩才能听到音量貌似随意地带了一句。

        “别用你袖子里的刀把我捅死啊。至少今天不行。”


TBC

=======================

这章其实早就写了……= =……但是感觉各种不满意就一直没发,今天改了改就发了……

嗯……主要是活动都完了好久了我还没写完啊啊啊啊……对不起供梗的姑娘更对不起追文的姑娘QAQ……

去额济纳玩耍,专注拍不到胡杨林二十年!

专注给卷心菜当拍照小工二十年!专注自己一张皂片都木有二十年!!

QWQ……

移轴太棒了就是我不太会用……

睡之前摸了个砳砳~

画了一天手都僵了QAQ……

等过两天画点可爱的砳砳~

第一张好像高达发射基地= =……第二张好像人脸……

按了一千次快门,只得到这两张……我也是挺拼的……

我的小月亮,像太阳一般将我照耀。

我们家妞子回归啦啊啊啊啊啊!新专辑一定大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