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木

【叶黄】我想去的地方(中)

*******

OOC,傻白虐,HE,本部分有一点点R15

*******

大年初四,街上的人逐渐多了起来,亲戚走动得差不多了,春节长假的后半段当然是用来和朋友吃喝玩乐的。叶修和苏沐橙就混迹在游荡大军中间,像这种脱离游戏的日子,一年里有几天都是可以用一只手数过来的。两人倒也不慌不忙,手里攥着热奶茶,说说笑笑地挥霍着时光。

 

“哎,你说今天网吧白天关门,要是有人发疯去了可怎么办?”苏沐橙一边看着展示柜里的首饰,一边问在一帮拎着不少袋子的叶修。

“看到关门自然就会走了。”叶修笑了笑,“难不成还会打电话追过来问么。”

“这可难……”刚说到一半,苏沐橙口袋里的手机突然特别配合地响了起来。

“噗……说曹操曹操就到啊。给,找你的。”确认了好几遍来电显示上的名字,苏沐橙忍着笑把电话递给对面的人。

叶修慢慢接过电话,瞥了一眼屏幕,愣了一下。

随着铃声闪动的液晶方块上,赫然写着话唠两个字。

“我出去抽个烟。”

叶修放下袋子,攥着手机快步走出了商场。

 

해가 저물면 밤이 찾아오듯

내사랑 어김없이 찾아오죠

걸음보다 더 빠른 내 마음은

오늘도 그대에게 가죠

울다 웃다 울다

혼자 그리다가

붉은 잎에 새긴 눈물로 그대를 지우죠

그대얼굴을 바라볼때에는

나도 몰래 그댈 따라 또 웃다가

가질 수 없는 꿈인걸 알기에

두눈엔 눈물이 고이죠

*太阳落山,夜幕降临,我的爱不期而至

那比脚步更快的我的心,今天也追随着你

哭了,笑了又哭了

孤独的思念啊,用眼泪抹去刻在红叶上的你

凝视着你的脸,我竟然笑了

明知这是无法拥有的梦,我只能独自哀伤

 

黄少天把苏沐橙手机的彩铃从头听到尾,虽然唱的什么词他是听不懂,不过这么悲伤的调子配上自己那孤零零站在大门紧闭的网吧门口的身影,着实让他郁闷了一把。

恨恨地在心里把自己骂了千百遍,却依旧待手机那边如初恋。啥叫NO ZUO NO DIE?看见没这就是现行。

“接电话啊接电话啊接电话啊接电话啊接电话啊接电话啊……”黄少天心里忐忑地期盼,脚下也没闲着,来来回回把网吧大门口的广告牌踢了好几脚,引得对面小饭馆的伙计直想报警。

“喂……”走到商场门外的叶修接通了手机,刚说了一个字,就被那边堪比格林机枪速度的“扫射”打断了。

“喂喂?苏妹子你可算接了!那什么你知道叶秋现在在哪里吗?我现在就在他们网吧门口但是网吧居然关门了!我砸了半天都没人开他肯定是不在屋里的,他有没有跟你说他去哪里了?给他发了半天Q也没回,或者你知道他老板电话吗?我……”

“你最好别给我老板打电话。”叶修借着黄少天絮絮叨叨的空当点燃一支烟,“她要是知道你砸门非得收拾你不可。”

“什么……卧槽?老叶?!”黄少天吓了一跳,“苏沐橙电话怎么是你接的啊?你干什么去了怎么不在网吧?”

“没什么,和沐橙出来置办点年货。”

“哦,那你现在在哪里我过去找你。”在一连串的疑问句后,终于砸出了陈述句。

“不用。”深吸一口,冷风混合着尼古丁瞬间充斥了大脑。看着苏沐橙向这边探头探脑的身影,叶修把烟掐灭。

“你找个暖和的地方等一下,我马上回去。”

 

“怎么?他找你什么事?”迎着走回来的叶修,苏沐橙好奇地问。

“你还真说对了。”叶修把手机还给苏沐橙,“还真有疯子去网吧了。”

“啊?你……你的意思是黄少天现在在兴欣网吧?!”

“嗯。”叶修弯腰拿起地上的袋子,“所以你先自己逛吧,我回去一趟,这些东西也给你带回去。”

“哦,行吧。不过记得在老板回来之前速战速决哈!”苏沐橙心领神会地窃笑着。

“想什么呢你。”叶修笑着拍了拍苏沐橙的头。

 

H市的冬天不比G市,还是很冷的。黄少天挂了叶修的电话就一屁股坐在了兴欣门口,如释重负一般,任凭冷风把他吹了个透心凉。

总算是理人了,黄少天心里默默想着。人家的恋爱都是越谈越近,我们可到好,越来越回去,都到现在了我居然为了能说上话这种事情高兴……不行不行不行,现在是非常时期不能这么想,能说上话就已经很不错了,至少是迈出了和解的第一步……妈的,想我堂堂剑圣居然因为一个破自动回复弄得这么没面子,被我知道了是哪个孙子设置的非得砍死他!

全情沉浸在自怨自艾中的黄少天都没有注意到眼前突然出现了一辆出租车,直到发现有一双脚出现在视野中,他才恍然大悟一样抬起了头。

“不是让你找个暖和的地方了么,怎么就坐在这里了。”看着才穿了一件薄外套的人,叶修叹了口气,伸手把冻得发抖还不自知的人拉起来,拎着他和一堆兜子,打开了网吧大门。

“赶快进来,可别感冒了。”

 

“阿——嚏!阿、阿——嚏!!!”黄少天蜷缩在叶修的小床上,目光随着那出出进进张罗着热水和取暖设施的身形,心里踏实了不少。

“说你胖你就喘。”叶修举着盛满热水的杯子递给黄少天,调高电暖气的温度又扯过厚被子给这人围上,嘴上却也不饶他,“说着别感冒别感冒的,喷嚏倒是打得挺响啊。”

“……谢谢……”接过杯子兀自喝了起来,一向伶牙俐齿的话唠突然没了锐气,要放在平时黄少天早就该揪着叶修唧唧喳喳一顿了。

“怎么样?还冷吗?”忙活完的叶修都快出汗了,他推了推黄少天的被子,腾出个地方自己也坐在了小床上——没办法,储物室太小了,又堆了不少东西,床上几乎就是唯一的活动空间。

“冷。”黄少天把喝空了的杯子递给叶修。

“……那再喝一杯。”

“不要。”

“那你忍着吧。”

“我靠!你个无情无义的负心汉!”黄少天突然爆发了,“老子为了你都冻成傻逼了你居然还是这种态度?到底要怎么样啊?怎么样才能正常一点?!要我跪下给你磕头吗?”

“那多不合适。”叶修看着暴躁起来的黄少天,不紧不慢地摸出一根烟叼上,“我没给你准备压岁钱,平白给我跪下多不好。”轻轻嘬了一口烟屁股后潇洒地吐了个圈圈,末了又加上一句,

“哥可不想占你便宜。”

“我去……我说你到底还是在纠结之前的自动回复吧?占便宜占便宜占便宜的,在言语上占便宜也是垃圾话训练中的一种好不好?”

“蓝雨居然训练垃圾话?看来需要向联盟举报啊。”

“你你你你你……”黄少天不敢多说什么,但是气不打一处来,早就想好的圆场的说辞梗在喉咙就是吐不出。

为啥就都是我的错啊,明明是这家伙小肚鸡肠小题大做吧?一个并不能说明什么的自动回复而已,他难道就这么不相信我吗?可是我要是也跟他一起纠结,我不也就小肚鸡肠小题大做了?而且来之前不都想好了吗,一定要认真承认“错误”。

谁让我是输掉的那个。

谁让我是先爱上的那个。

看着悠闲地抽着烟的叶修,黄少天狠狠地叹了口气。

 

“老叶,不管你看到过没有,我真的已经解释过很多遍了,那个自动回复真的不是我设置的,自从我接手这个账号就从来没管过什么自动回复!”

“呵呵,证据。”

“证据?”黄少天一愣,“没做过的事情为什么要拿证据?你到底要我说多少遍才能信我?几百遍几千遍几万遍?从今天说到明天也好,哪怕是说一辈子也好,你说个数吧,我都说给你……”

“好了好了。”叶修赶紧抬起没拿烟的那只手捂上了黄少天的嘴,“算我怕了你了,我信,我信行了吧。”

 

这算什么回答啊?!黄少天心里咯噔一下,嘴上却没控制住,他一把甩开叶修的手,把日日夜夜堆积在心里的苦水一股脑全倒了出来。

“喂,你这什么语气?不会想就这样给我打发了吧?叶秋,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消遣用的调味料挥之即来挥之即去?就算表白的人是我就算从头到尾一直是我在主动,可是你也应该有个限度吧?我们是在谈恋爱,不是我热脸贴你的冷屁股!平等你懂吗?平等!你要是不喜欢我就直说,我也不会再缠着你,但是你能不能别借题发挥这么折磨人了?就算是……呜嗯!嗯——老嗯你……”还想义愤填膺地继续说点什么的黄少天,就这样突然被面前的人用最彻底、最无法反抗的方式剥夺了话语权。

吻到氧气都开始抗议才分开的两个人不停地喘着粗气,叶修看着还在瞪他的黄少天,无奈地笑了笑。

“你,呼,刚才的垃圾话说得不到家啊,怎么没有激起,呼——我揍你的欲望?”

“妈的,呼——老叶你还能不能要点脸?就,呼——知道转移话题!无论是跟你说正事还是PK,从来都不会从正面好好回答,非得弄得鸡飞狗跳了才勉强答应,我,呼——说的对不对?”

“咳咳,不对。”

“哪里不对?”

“谁说哥不会从正面回答了,只是怕你受不了才曲线救国啊。”

“嘁,能有什么受不了的?要不现在你就从正面回答自动回复这件事给我看看!”

“这可你说的啊。别后悔。”

“谁后悔谁他妈是小狗!”

“呵。”叶修干笑了一声,伸手掀开了黄少天的被子。


====================================

苏妹子的彩铃是朴孝信的《一枝梅》,我可喜欢这歌了!

地址在下方,有兴趣的妹子可以听一下!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1061089033&uk=3878815629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