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木

【叶黄】忙(上)

OOC×3,作×3,虐×3

现架,BE(?),本次更新没有,但是下次有H

=======================================


叶修今天特别忙。

 

或者说从三年前的那件事之后,叶修就一直有意无意地沉浸于工作之中。

他需要让自己忙起来,白天黑夜,无时无刻不思考着公司的事情。今天上午安排这个歌手去赶通告,下午和那个电视台的老总打高尔夫,晚上陪苏沐橙去参加慈善晚宴,就连回到家把连名字都记不清的床伴压在身下的时候都在想着哪个知名的签约作曲家要过生日了需要安排生日会……如此种种,事无巨细。因为这样他就没有时间——哪怕是一秒两秒的空子——可以腾出来用于想到黄少天。

 

陈果跟苏沐橙私下吐槽过叶修好多次,说怎么大老爷们儿失恋之后也是这副报复社会的嘴脸,不但自己不消停还连带着其他人一起遭殃。

据不完全统计,从叶修和黄少天分手开始算,公司在一个月内大概有二十多位员工就像过电影一样来了又去。其实当时公司刚起步,陈果一个劲跟叶修说您的营盘还不是铁打的呢别让兵跟水一样地流。叶修也笑了,不以为然地继续把不符合他几近变态要求的员工开掉。每次辞退员工的时候,他都会说,我要你有什么用。

我要你有什么用。这也是黄少天留给叶修的最后一句话,说完了人家愤怒地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云彩没带走,都积在听话人那边了。突破极限疯狂酗了三天酒,叶修头顶的乌云终于坚持不住,猫狗齐下地跟窗外夏夜的冰雹一起肆意挥洒,乒乒乓乓地砸了个结实。

第二天清晨,叶修看着镜子里收拾一新的自己——好了,脑子里的水都排干净了,人也从一口倒练成了千杯不醉,该好好开始新生活了。于是他打开电话电脑,开始处理堆积如山的事情,并且刻意忽视了今年这个疯狂的八月已经过到了第十个日子。

 

这一天比前几天都要炎热,这一天叶修变成了一个不管不顾的工作狂魔。

 

把嚼了半天的口香糖吐掉,叶修拍拍在副驾驶坐着的方锐的肩,要来了等下要签署的合同最后一遍细细翻看。直到看得有些眩晕,车子才缓缓停下来,叶修迫不及待地开门下车汲取新鲜空气,几个深呼吸之后,凛冽的寒风充盈了整个肺部,冷空气直窜大脑,这时青年才看清自己站的地方是哪里。

蓝雨酒店。

由黄少天的外祖父一手建立的蓝雨集团旗下最具口碑的一处产业,专门为娱乐业人士提供服务。原本是黄少天的母亲留给他的遗产并由他管理,但是两年前因为外人不知道的原因家族将酒店转交给了黄少天的表兄喻文州。有人说是黄少天在账目上做手脚所以被家族排斥了,有人说是黄少天贪心不满妄图一口吃下整个集团,还有人说毕竟是外姓人啊还是要防着。总之吧,无论怎样的传言叶修都听说过,只是他完全没往心里去而已。毕竟他是亲口下令今后绝对不跟蓝雨酒店有任何来往的那个人。

见到老板脸色不悦,方锐急忙上前解释,因为他们常去的嘉世酒店近期内部装修,其他唯一能满足兴欣需求的轮回酒店又客满,迫于时间压力,新来的小秘书只得选了蓝雨。叶修思考了一下,跟方锐说那个小秘书让他下午就走吧,这么点事情都办不好我要他有什么用。

方锐心说妈蛋这都是这个月第三个秘书了你以为员工那么好招啊。本来最近半年叶修都没再主动开过人,大家都以为他“改邪归正”了,可自从上个月叶修非常满意的那个秘书提出要辞职回家相夫教子的请求后,叶大魔王就又一次爆炸了,换人的速度根本是以上下午来计算。

腹诽归腹诽,上午的签约还是要正常进行。方锐只好跟着表面上看着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的叶修走进了早已安排好的贵宾休息室,为等下的仪式做准备。

 

不知道是不是周围散发出了淡淡的却又有点熟悉的香气的缘故,坐在柔软沙发内的叶修突然有了昏昏欲睡的感觉。于是他起身准备走出休息室洗把脸清醒一下,刚拉开大门,就觉得那股香味越来越浓,越来越浓,浓到唤醒了他尘封了三年的记忆。

说唤醒记忆也不对,其实叶修不是凭自己想起来的,而是因为此刻那个香味的主人就站在门的外面,并且跟老朋友一样和叶修即将签约的合作伙伴亲切握手、友好交谈。

 

是黄少天。

 

站在叶修后面的方锐内心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要不要在黄少天还没冲过来打人之前先报警呢?想当年这位小爷爷在荣耀学院里也是数得上号的,尤其是那一肚子鬼魅莫测的点子和审时度势的眼光让他得了个机会主义者的称谓,要不是因为这位小爷总是在争取名次上差我们老板半步,估计当年俩人也不能较劲到滚了床啊不对撕破了脸。等下要不要扔个香蕉皮什么的让他摔个跟头然后让老板快走避免战斗升级……

就在以猥琐之心度少天之腹的方锐还在偷偷算计的时候,黄少天那边似乎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他先是微微一愣,然后很有礼貌地与对方道别,接着扭头便走。

方锐刚说舒一口气呢,就见叶修蹭一步跨了上去,横身拦在黄少天面前,缓慢地伸出右手拉住黄少天的,一边摇一边说:“黄先生,来了也不过来打个招呼,你就是这么爱护客户的吗?”

黄少天不怒反笑:“叶先生平时工作繁忙可能对我们这小地方的情况有所不知,我表兄喻文州前些日子接手了这里,我早已不是东家了,好像也就没有资格按您说的做吧。”

“黄先生此话怎讲,您是蓝雨的人,这点不会因为主不主事而改变……还是说蓝雨集团其实已经不需要在乎我们这种小人物了?那看样子是我自作多情。”

叶修正得意地看着黄少天羞赧地摇头,还想说些什么,就见远处有位美丽少女冲这边招手,黄少天看见了急忙把手冲叶修手里抽了出来,掸掸衣服,向叶修和刚刚交谈过的合作伙伴微微欠了欠身,说道:“少天有事先行一步,二位慢聊,预祝你们合作成功。”

 

之后的签约仪式形同过场,叶修完全没有往心里去,他不停地想着黄少天的脸、气味、右手的触感,还有最后挥手的那个少女。这可不符合他不管不顾工作狂的定义,可是谁让打破这个定义的人是当初创造了它的人呢?

解铃还须系铃人对此刻的叶修来说可真是一句讽刺。

 

好不容易熬完了签约仪式,众人举杯寒暄之后纷纷散去,叶修和方锐正向酒店门口行进,忽地看见黄少天的身影出现在了酒店内的温室花园中。

“午饭有预约吗?”叶修看了看时间问道。

“没有。”方锐答。

“你先回去,下午开会之前我肯定回公司。”叶修留下这句话之后,向着黄少天的方向转身而行。


评论(6)

热度(12)